Saturday, February 14, 2015

爱与恨 | 你会讨厌我吧?

  一颗的心,忽然就碎了,他开口对她说:「再这样下去对你不好,请你认清你和我的关系,不然最后对你不好。」
  「我不否认爱和喜欢不是时间的长短可以决定,但是爱对我来说还没那么夸张」。他说,「好复杂,感情对我来说,现在觉得很复杂。我意思是从认识你开始到现在,感情我都觉得复杂。」 
  他继续问,「你会讨厌我吧?」。她反问他,「讨厌与否,你都不介意吧。」。「介意,有没有恨那么严重?」他问。她学他的一贯的口吻回他,「不知道,太复杂了。」  
  沉默了一下子,他补上一句,「也许不久后你都不记得我曾经出现过了。」再多说也没有用,她注定就是那个被辜负的人,继续纠缠一样是无济于事。 她苦笑回答,「我会记得我曾经那么傻过。」


Tuesday, December 31, 2013

自语 | 我要快乐

2013要结束了。

--

年末最后一个早晨,从睡梦中醒来,毫无睡意的我脑袋反复思考同样的内容,想着接下来这一步该怎么做,想着想着无法再入睡。

最后,终为人生大事作了决定,没有婚姻我不能失婚,没有爱人没份失恋,只有事业,我决定失业啦!坚持了这么久,总算对得起自己了,结束是最好的开始。

--

感谢听我倾诉的朋友,感谢爱我的家人和父母,世上只有爸妈好。

Happy New Year.

# Goodbye 2013, Hello 2014

Friday, November 29, 2013

生活 | IPAD 跟人走

刚刚从美容师那里听了一则真人真事笑话。

前几天,有一辆摩多停在一个安蒂家的门口,摩多骑士叫门后,在屋内玩着IPAD的安蒂探头出来看,是一对华裔夫妇。

骑士:「安蒂,你的先生是不是做大炒,儿子开修车店的?」
安蒂:「对啊,什么事吗?」
骑士:「那就对了,我要给你儿子修车,你儿子的电话号码是什么?

安蒂给了电话号码后,摩多骑士望了望她手上的IPAD 问道:「我听人家说IPAD有真和假的,要怎样分辨?」

安蒂:「我不懂如何分辨哦?」
骑士:「这样啊,那你的IPAD可以给我看看吗??」

说完,安蒂就隔着铁栅门把手上的IPAD 伸出去交给骑士……

没等美容师说完,我就噗了一声,笑了。
Sorry我不是故意的,哈哈哈哈。

Thursday, November 28, 2013

世上,本没有失败的人生,真正糟糕的,只有自己的动摇。

Tuesday, November 26, 2013

自语——好挫败。

从小到大,都是随遇而安,不曾思考人生的意义,人活着的生存价值,可是走到这一步,越想越觉得人生很失败。我心里想的不在乎,嘴上说的不在乎,事实上还是拗不过内心深处的在乎。

我从不埋怨生活,只是它真的让我觉得很挫败。这样伤害我,祢就开心吗?

Saturday, June 29, 2013

自语 | 马六甲没有鸡场街就不是马六甲?


在马来西亚,两个我最喜欢的洲属,一个是槟城,另一个是马六甲。最近因夜市的话题搞得满城风雨,好多人站出来捍卫,可是捍卫的不是保住古迹而是所谓的马六甲文化。

的确,夜市是马来西亚的特色之一,不管怎样都应该保留,只是焦点是不是应该放在古蹟。如果把马六甲文化与经营了十三年夜市化为等号,真为马六甲作为马来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感到悲哀。

古蹟没有被关注,当地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开个不停,一栋又一栋的历史建筑物,以商业化角度不断的被改建,这才是值得关注的话题啊。

马六甲没有古蹟才不是马六甲。





Tuesday, June 4, 2013

自语 | 大选疑问


1) 那个在面子书以讹传讹,闹得沸沸扬扬关于外劳搭飞机来投票的消息,如真证据确凿,为什么没有政党拿去报案或提出上诉?

2)那些被拍到是外劳的影片、照片在网上一传十十传百后,最后证实是误认后,就这样静下来了。

3)那些一辆辆载着外劳去投票的巴士,被人拍下后,为什么没有政党拿去报案或提出上诉?

4)事实证明了,文冬站当晚并没有停电。网上以讹传讹传,黄德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出来为这起时间澄清?